小不点自语

作者:jpw411 阅读:77 评论:0

我能否踏上那条路,进入混沌中的上古圣院?”QQ图片20180506215628.jpg,很快摇了摇头,通过近日的了解,他已经知晓,那圣院岂能随意开,数十上百年能为一人开放就不错了。

而这一次补天阁选中了石毅,不会再有其他人踏上去了。尽管净土长老说过,只要表现卓越,资质超凡,就有机会,但那不过是鼓励众人的话而已。

“上古圣院……”小不点念道,毅然转身。

在那条路上,一个少年在前行,号称同龄生灵中近神的存在,与天地交融,有大道神音在传出,宛若上古的诸神在吟唱。

小不点不会让自己烦恼,很快就抛开了这件事,揪着毛球的尾巴,像是做贼似的,一溜小跑,进入一片神秘区域。

虽是深夜,但景物可见。

这是一片占地极广的园子,当中有各种草木,还有小桥流水,亭台殿宇,但是有一个显著的特点,都很陈旧,那桥、那殿宇像是随时会塌落,宛若数千年不曾修缮了。

植被依旧,但是拱桥等仿佛是上古遗存下来的东西,快毁掉了。他蹑手蹑脚,提着毛球的尾巴走了进来。

毛球一双大眼叽里咕噜的转动,被倒提着尾巴也不恼,跟小不点一样好奇,在这个地方打量。

这是补天阁最神秘的地方,是祭灵蛰伏的所在,占地数十上百里,是一个很大的古老园子,平日根本无人敢靠近。

因为,都曾被告诫过。

这里并无人看守,因为根本不需要,试想补天阁的祭灵还需要人保护吗,是它在守护着整片上古净土。

“祭灵大人,我怀着朝圣之心而来,不是说有些弟子若是有缘可得你的指点吗?我以虔诚的心来此请教。”

小不点一边咕哝一边以大眼睛扫来扫去,在地上寻找灵药,而毛球的小鼻子更是不断翕动,双眼发光,四处打量。

“祭灵呆的地方怎么这么荒凉?”他们向里走去,越走越觉得惊异,草木减少,大地变得光秃秃,直至最后寸草不生。

到了这里,小不点感觉体内神曦爆发,闪烁了起来,丝丝缕缕的精气竟要离体而去,各种纹络密布在体表上。

而毛球也是一声惊叫,挣脱了小不点的手指,蹭的一声窜到了他的肩头,露出惊容。

小不点倒吸了一口冷气,终于知道这个地方为什么荒凉了,这是被一股魔性的力量抽走了地气,剥夺而去。

说也奇快,唯有踏入这片区域才如此,稍微退后,便感觉不到那种力量了。

“补天阁的生灵怎么了,发生了什么问题吗?”小不点惊疑不定,小心翼翼的向前迈步。

前方一片荒芜,是一片不毛之地,像是来到了一片大戈壁中,只有砂砾与石块,走在这里无比的寂静,脚步声能传出去很远。

“祭灵,我是来拜见你的,每个弟子不都有一个机会吗,你可别认错人。”小不点叨咕,他实在好奇,向里走去。

寂静无声的大地无比的荒远,他前行数十里,整个人像是一轮小太阳在发光,符文密布,不断的抵抗那种魔性的力量。

“好强大,吸收完地气,又吞食天精,祭灵在修炼一种秘功吗?”他自语。

抬头可见,那天穹上一缕又一缕神曦倾泻而下,那漫天星辰以及一轮银月都有辉光洒落,像是银色雨点坠入戈壁深处。

终于近了,这里开始出现草被,小不点来到了一座古老的园子前。

这是园中园,有古老的围墙,岁月斑驳,在这里留下了太多的痕迹。

门早已腐烂,围墙上爬满了寻常的植物,并无灵药,也无珍木,都是最常见不过的草木。

“怎么没有剥夺这里的精气?”

小不点惊讶,这个园子真的很古,只有石头留下,曾经的建筑物都倒塌了,爬满了藤蔓。

光雨洒落在院子中,这些普通植被多少也受到了一些惠泽,故此长势旺盛,并没有化成戈壁。

“这像是一个上古人家的院子!”小不点进来后才发觉异常,露出异色。

院落共有三重,后院那里光雨最盛,漫天月华都落在了那里,显然祭灵在此。

小不点横穿此地,发现这里的房屋等都倒塌了,埋上了野草,连那石拱小桥都断了,被藤蔓覆盖。

他越看越觉得,这是一处上古的人家居所。

终于,他接近了后院,心中紧张,到了这里精气不再流失,但是却让他生出一阵莫名的敬畏。

“拜见祭灵!”相隔很远,他就已经开口,而后轻手轻脚进入后院。

“这是……”终于看清,小不点眸子中露出吃惊的光芒,觉得有点不可思议!

无尽光雨洒落,让这里银辉蒸腾,一片祥和神圣,那里有一株植物,正是补天阁的祭灵。与想象的完全不一样,它并不璀璨,也不青碧,而是发黄,病恹恹,像是要凋零了。

这是一根葫芦藤,爬在一片石堆上,通体没有光泽,没有神光,有的只是枯黄。它并不是多么硕大,只有五六米长,叶子稀稀疏疏,如秋天到来,让它失去了生气。

一株枯藤,只有一点生气,满架黄叶,漫天洒落下的光雨也不能缓解它的枯败颓势。

星辉与月华璀璨,倾泻而下,让整片后院都一片白茫茫,没入藤蔓中,但是它却依旧无精打采,严重缺少生机。

这就是补天阁的祭灵,一株活了无尽岁月的古藤,令人心颤,即便它已经病恹恹,似到了晚年,依旧有莫名威严,宛若一尊神明!

该不会真的是一位神吧?小不点心中自语但却紧闭着嘴巴,没有说出来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才又重新念念有声将路上的那些话语重复了一遍,大眼睛乌溜溜的偷瞟,看葫芦藤的反应。

寂静无声古藤像是失去了灵性。

“咦,还有一个葫芦!”广州cd,广州ts,广州伪娘,深圳cd,深圳ts

在黄叶的覆盖下,隐藏着一个青葫芦,与补天阁那个老前辈手中黄澄澄葫芦大小相近,都是巴掌长,但颜色不同。

小不点大眼瞪的溜圆发现这葫芦非常神奇,越看越觉得恐怖,竟像是装着一个天地,隐约间要镇压过来。

而且,那里缭绕着丝丝缕缕的混沌气,将青葫芦包在当中。

在他的肩头,毛球老老实实的趴着,难得的一次没有敢妄动,事实上它跟小不点一样很想将这个葫芦摘走,只是本能告诉它,不能那样做。

“在这里修行似乎不错。”小不点嘀咕他盘坐下来,任那光雨洒落,他也获得了部分,浑身舒泰符文跟随共鸣。

他偷偷瞟了一眼祭灵,藤蔓无波,叶片寂静,没有什么反应。

“祭灵伯伯,你不反对我在这里修行是吧?”小不点问道,而后紧接着快速说道:“你是不是病了,我认识一株柳树,它曾经病的比你还严重,浑身光秃秃,只剩下了一根枝条,最后又复活了。”

小不点套近乎,自顾的说了起来,葫芦藤依旧不动,它并非遭遇外物损毁,而是自身活的太久远了,生机耗掉了太多。

“只要心中有希望,即便失去了整个世界,也一样能活的精彩,加油伯伯!”小不点挥动小拳头。

他以大眼偷窥,发现祭灵还是没有什么反应,不禁长出了一口气,咕哝道:“沉眠中?那好,我不客气了,在这里修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