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一见面就要吃它

作者:jpw411 阅读:88 评论:0

黑色独角人熊闻听后身体剧震,这凶残的孩子真可怕,FBAA0D29727EED0BB0F9CE21C7C6F853.png?!

它浑身乌光大盛,接连撞断几株古木,亡命飞逃,符文化成黑色的火焰,托住它的脚底板,竟令其拥有了极速。

“我的熊掌!”小不点哀嚎,苦着小脸,无比痛惜,这才一会儿工夫那头熊就跑没影了,他想去追,但又脱不开身,真是遗憾。

那头大红鸟在天空中怒鸣,浑身赤红,爆发出漫天的火光,将那块砸向它的巨石熔成岩浆,鲜红如血,洒落在地。

它非常愤怒,原本见这个孩子凶残,一击就将树族的强大天才撞断成两截,想要暂避其锋芒,找机会再下手,不曾想差点被一块巨石砸中。

这是火云雀,性格暴烈,最受不的激,当下狂暴,漫天都是火纹,向着小不点这里倾泻下来。

远远望去,宛若一片红色的洪水,滔滔不绝,自天空中狂涌而下,热浪灼人,场面甚是恐怖。

“大红,你要付出代价!”小不点皱着小脸,大声喊道,被这头火云雀缠住,结果独角人熊逃之夭夭,熊掌飞了。

银光如水,自他的体表散发出,迅速化成一个银盘,出现在他的身后,洁白而神圣,与他身高相仿,近乎将他笼罩,散发银色宝辉。

小不点如一尊神明般,矗立在大地上,浑身发光,那银盘宛若九天上的神月降落,将他衬托的神武不凡。

火光如洪,铺天盖地,发出隆隆声倾泻过来,声势惊人之极!小不点的身后,月盘炽盛,银光如水,向上卷去。第一时间阻住了火势。

补天阁的几位天才吃惊,皆快速后退,每一个人都动容,这个小师弟的表现太惊人了。

大火扑落,地上岩石溶化,古木成灰,地表化成红汁,岩浆汩汩而涌,将这片林地化成了一片火海。

小不点愤愤,身体爆发出无以伦比的气息。体表符文大盛,轰的一震,身后的银盘更加圣洁了,无论是溅起的岩浆,还是火光皆被阻住。

同时,他右手五指齐张,银光交织,宛若电芒,在那里化出一头太古魔禽。冲天而起,扑向火云雀。

“砰”的一声,两只凶禽撞在一起,赤霞与银辉同时迸发。天空中传来隆隆之响。

“哪里走!”小不点呼喝,因为发现火云雀清醒了,竟然要展翅飞逃。

他迅速冲向远处,猛地在一座低矮的石山上跺了一脚。那么恐怖的肉身之力当时就令矮山崩裂,景象吓人。而他自己则腾空而起,直入高空。扑杀向大红鸟。

火云雀惊吓了一大跳,这孩子太凶残了,一跺脚就腾上了高天,这是要飞吗?!

它一声鸣叫,浑身燃烧,宝术加持在自身上,极速冲起,速度刹那提升了数倍不止,总算避过了那个可怕的人族。

小不点不甘,掌心剔透,宛若要透明了,爆发出金色的闪电,这是真正的极速,炸在了火云雀的身上。

一声怒鸣,大红鸟羽毛炸立,落下一片赤红的灵羽,且部分身体焦黑,散发出肉香。

“哧”

一道银光划过,小不点奋力掷出一轮银月,如刀芒般雪亮,斩中了火云雀,让它身体一震,一块血肉脱落下来,而身体则是极速下坠。

小不点笑的很开心,道:“大红快到锅里来!”

火云雀发出哀鸣,极速下坠,然而在即将要掉在地上时,它突然一个逆转,止住落势,贴着地面冲向远方。

“啊,太狡猾了,居然装死!”小不点愤愤,这个时候他上冲的势头刚好到顶点,开始下坠,无可奈何。

火云雀如惊弓之鸟,听到他的话语一个激灵,逃的更快了。贴着地面,在极低处飞行,双翅将许多古木的树冠都斩断了。

补天阁的几位天才看的目瞪口呆,这个小师弟也太猛了,将这样强大的魔禽都给吓跑了。

远处,一片山地中,独角人熊擦了一把冷汗,竟然口吐人语,道:“真凶残!”

“轰”的一声,小不点坠落在地,将那石山震塌,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,裂缝蔓延出去也不知多远。

他愤愤的跑了上来,口中嚷嚷着:“狡猾的小鸟竟然逃了,下次别让我看见你!”

补天阁的五位天才面面相觑,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这个师弟真是比凶兽还凶残啊。

小不点跑向远处,从一片林地中拎来一块二十几斤的鲜肉,连带着一些赤红的羽毛,这是最后一击时用银月斩下来的。

“总算没有白费功夫,能尝尝鲜。”他开口道。广州cd,广州ts,广州伪娘,深圳cd,深圳ts

这片山地间有不少生灵蛰伏,见到这一幕皆毛骨悚然,一时间大地抖动,草木乱颤,乱叶纷飞,全都开逃。

“啊,那里隐伏着一头紫驼,听说驼峰肉最好吃了,让它跑了。”小不点急的跺脚,瞪大眼睛看着山林。

那头紫驼闻言后一个趔趄,差点栽倒,而后撒丫子狂逃,转瞬化成一道紫光就消失了,没入林海中。

“咦,还有一只黄金羊,我的烤羊腿啊!”小不点哀嚎。

一头通体金黄、璀璨夺目的双头羊,闻言后尥蹶子狂奔,速度比往昔快了一大截,眨眼就没影了。

这群强者都是不同种族的天才,其中不乏人形的生灵,听到小不点的话后皆落荒而逃,生怕被他给吃掉,宛若在躲避瘟疫。

“师兄师姐,我们先吃点东西,回头再去闯这个小世界,寻找天骨、不老神泉、诸圣的传承。”

小不点很麻利,快速收拾干净了那块肉,在湖边洗干净,直接取出锅罐瓢盆,迅速生火,开始加调料,进行熬炖。

“真吃啊,太凶残了!”最后几头没有逃走的凶灵寒毛倒竖。不敢耽搁,也扭身逃走了。

“这头火云雀了不得,难道是一头太古遗种的后代?绝对是血肉宝药!”刚吃了一口,一位师兄就动容。

“真是如此!”一位漂亮的师姐从锅中捞起一块喷香而晶莹的嫩肉,入口即化,一股神精冲入四肢百骸,令她通体舒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