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他们颇为忌惮

作者:jpw411 阅读:129 评论:0

火国公主国色天香,站在这里极其引人瞩目,但是旁边站这着一个熊孩子,让人觉得大煞风景,很多人都想揍他一顿。[本文来自 ]

“怎么办?”封印者蹙眉,那个可恨的少年居然与火国公主走在一起,F2DD0C6721C9B87F092BB8AC5B7C0F5F.png

“无论怎样也要除掉他,不然离开百断山,他一旦进入补天阁,就更不容易下手了。”有人低语。

石林中恢复宁静,众人再次寻宝,感应自己的宝具,可是这么多天来以来,只有不足十件宝具出世,被人所得。

显然,想要有所获很难,需要满足特定的条件,而人们却不知具体该如何做。

“老哥,你们还没有找到宝贝?”小不点问道,顺便领着火灵儿以及补天阁的几位师兄师姐在这里转悠,介绍情况。

“你一边凉快去!”几位封印者实在不愿意见到这熊孩子,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师弟你跟他们认识?”补天阁的一位师姐问道,见他这么自来熟,还真以为是旧识呢。

小不点点头道:“嗯,跟他们挺熟的,这几天一路相伴,都快成知己了。”

“啊,这么熟悉,赶紧为我们介绍,我们也该拜见下。”补天阁的那位师姐说道。

“别,不用太亲近。”小不点满不在乎的摇头。

“为啥?”一位师兄不解。

“看到这胖老头没,我把他孙子宰了。还有那个瘦老头,我宰了他两个侄孙。至于那个黑老头。我好像把他外甥给踢散了……”小不点一一指点,而后介绍。

补天阁的几位师兄师姐听的目瞪口呆,这到底什么关系啊,不说一路相伴吗。这凶残孩子到底又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?

对面,那群老头口鼻喷火,耳朵冒白烟,实在气坏了。这死孩子真是该杀啊。

火灵儿也瞪他,道:“你又耍宝!”

“没,我说的是实话,他们一路追杀我,不依不饶,结果反被我干掉了后辈。我觉得跟他们打出了交情,想化干戈为玉帛,结果他们不领情,非要对我喊打喊杀。太不友善了。”小不点说道。

一群人无言。都杀成这个样子了。还化什么干戈?绝对不死不休啊。

“老哥,打打杀杀是不对的,有什么不能坐下来谈谈呢。如果一开始我们就举杯邀明月,根本不会有这样一桩桩人间惨剧。唉。说什么好呢。”小不点走到近前,踮着脚,再次拍了拍一个老者的肩头。

“小兔崽子,走着瞧!”一位老者怒不可遏,肺都要气炸了,刷的一甩袍袖,再也不想跟他呆在一块,会被气死。

一连数日,小不点彻底死心了,除却破剑外,他一件宝具都没有得到,期间倒是有其他生灵得宝,加起来终于快十件了。

他躺在一块卧虎石上,呼呼睡大觉,再也不去浪费时间,养精蓄锐,准备离开这里,去寻不老神泉。

如果可以,他真想一榔头将所有巨石都给敲碎,取出封印的上古法器,可是怕遭劫,只得忍住。

突然,小狼嗷嗷直叫,在火灵儿的怀中扭来扭去,对着一块巨石瞪眼,说也奇快,那石头竟然龟裂了,发出璀璨光辉。

“天,又一件了不得的宝具!”人们惊呼。

这是一枚骨环,呈天蓝色,宛若玉石刻成,不知道是以何种动物的宝骨雕琢而成,拥有一股惊人的灵性,即便漫长岁月过去,光泽依旧不退。

此环一出,顿时道音阵阵,符文密布,将那里映衬的一片晶莹,化成了天蓝色,火灵儿被笼罩在内,肌肤晶莹,眸波流转,越发显得绝美。

“上古法器,可惜了,它也有缺。”人们遗憾,这枚骨环缺了一块,不是一个完整的圆。

众人叹息,到目前为止,根本就没有一件无缺的上古法器,都破损掉了。

不过人们想想也就释然了,若是真的出现一件无缺的,足以能够成为镇国至宝,会令各大王侯都坐不住。

这枚骨环不大,套在火灵儿莹白的手腕上正好,宛若玉镯般,晶莹通透,闪烁光彩。

只要一催动,它就会发光,符文密密麻麻的吓人,多到让人眼花缭乱,镇压虚空,无需多想也知道,必然威力奇大。

火灵儿欢喜,戴在手腕上,结果小狼不断咬,给她褪了下来,要叼给小不点。

火国公主气极,斥道:“我白疼你了,你气死我了!”

小不点自然被惊醒了,迅速跑了过来,道:“真不错,好一件宝具,这么漂亮,如果送给虎妞她们一定会很开心。”

“这是我的!”火灵儿气道,戴在雪白的手腕上,再也不肯摘下来,而后死死的抱住了小狼,有狐疑地问小不点,道:“虎妞是谁?”

“一个小妹妹,跟我一样结实与健美。”小不点道,想了想又加了一句,道:“比你漂亮多了。”

听到前半句时,火灵儿还在眨眼,忍着没有笑,小姑娘长那么结实,还算健美吗?听到后半句后,她怒火汹涌,尖叫道:“你去死!”

她抱起小狼,扭动丰臀,直接气呼呼的离开,实在受不了小不点。

“莫名其妙。”小不点摇头。

“师弟,你还小,等过两年你就明白什么叫漂亮,什么叫结实了。”补天阁一位师兄走来,拍了拍他的肩头,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“切,当我傻啊,我啥不知道,师兄你上次偷看师姐洗澡的吧?”

“别乱说,我可没那么做!”补天阁这位师兄焦急,而后转身就走。

后方,补天阁的两位师姐已经露出了杀人的目光。

小不点终于清静了,无聊的四处打量。准备结束遗迹之旅,因为他在这里什么也得不到,白耗时间而已。

他摸了摸发丝上的小塔,自语道:“除却锈剑。就只有你了,怎么就不动了呢,连符文都不见了,有什么用?” 小不点气呼呼。用头发在它身上又绕了几匝,缠的更紧了。

小不点来到石林边上,仰望昏暗的天空,因为这里雾霭很重,看不到金乌化成的太阳。

“咋就没有一件宝具撞我身上等我捡呢?”

“呼”

一道火光划空昏暗天空,直接坠落了下来。

“真来了?”小不点大喜,但很快他又拧紧了眉头,竟然是大红鸟,浑身染血。累的气喘吁吁。降落在山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