值完夜班”的二人回到卧铺车厢

作者:jpw411 阅读:74 评论:0

醒来后我记下了这首感觉诗。在列车有规律的车轮声中,我感到有一股寒风侵入肌肤,变得轻盈的身体开始摇晃,朦胧里动了一下手臂,一股热浪由手指传到胳膊肘,什么时候趴在小桌上睡着了,活动着麻木的手臂,只觉的浑身的肌肉都崩得紧紧。抬头看了一眼摇晃得车灯,驱赶着视觉里的重影。车厢里的乘客更多了,过道上坐着躺着以各种姿势让自己尽量舒服些,简直没有插足之地。我双手撑着椅背一蹿一跳地来到厕所,厕所门口也是人,好容易上了厕所回到座位。这时老陆也醒了,靠窗的半边身子也麻了,为了打发时间,老陆掏出一瓶黄酒,打开塑料袋将半只烧鸡撕碎,二人开始对饮,由于寒冷喝下的黄酒也没有一点热量,吃了一些东西睡意也没了,我掏出速写本开始画身旁的乘客,人人脸上都泛着焦黄的面色,下垂的眼皮疲倦的表情让这夜显的格外漫长。不远处有一位乘客竟然钻进狭窄的座位底下,平躺着只有双脚横在过道上。

10月24日 星期五

清晨,小陈趁列车到站的间隙通过月台跑来叫我们去卧铺,当列车再次启动后,我和老陆收拾好东西穿越人丛来到卧铺车厢,这里没有站票的乘客,显的格外安静。用罢早餐后就躺在卧铺上沉沉入睡。下午醒时精神大爽,大家聊天打牌消磨时间。这一夜轮到小陈和小戴去挤硬座,我和老陆在卧铺安稳地渡过第二夜。

10月25日 星期六

清晨,“值完夜班”的二人回到卧铺车厢,小戴早饭也不吃上铺就睡。小陈在铺上静静地坐了许久才入睡。

下午,列车进入贵州境内,与同车厢的乘客聊天谈时,无意中看到他手中的列车时刻表,大家围绕着何时去黄果树一事开始犹豫起来,按计划回上海的中途下车去黄果树,又担心如果全程卧铺票,途中下车再签时只能坐硬座。在离安顺站仅三个小时的路程才决定下车。

醒来后我记下了这首感觉诗。在列车有规律的车轮声中,我感到有一股寒风侵入肌肤,变得轻盈的身体开始摇晃,朦胧里动了一下手臂,一股热浪由手指传到胳膊肘,什么时候趴在小桌上睡着了,活动着麻木的手臂,只觉的浑身的肌肉都崩得紧紧。抬头看了一眼摇晃得车灯,驱赶着视觉里的重影。车厢里的乘客更多了,过道上坐着躺着以各种姿势让自己尽量舒服些,简直没有插足之地。我双手撑着椅背一蹿一跳地来到厕所,厕所门口也是人,好容易上了厕所回到座位。这时老陆也醒了,靠窗的半边身子也麻了,为了打发时间,老陆掏出一瓶黄酒,打开塑料袋将半只烧鸡撕碎,二人开始对饮,由于寒冷喝下的黄酒也没有一点热量,吃了一些东西睡意也没了,我掏出速写本开始画身旁的乘客,人人脸上都泛着焦黄的面色,下垂的眼皮疲倦的表情让这夜显的格外漫长。不远处有一位乘客竟然钻进狭窄的座位底下,平躺着只有双脚横在过道上。

10月24日 星期五

清晨,小陈趁列车到站的间隙通过月台跑来叫我们去卧铺,当列车再次启动后,我和老陆收拾好东西穿越人丛来到卧铺车厢,这里没有站票的乘客,显的格外安静。用罢早餐后就躺在卧铺上沉沉入睡。下午醒时精神大爽,大家聊天打牌消磨时间。这一夜轮到小陈和小戴去挤硬座,我和老陆在卧铺安稳地渡过第二夜。

10月25日 星期六广州cd,广州ts,广州伪娘,广州人妖,广州变装,深圳cd,深圳ts,深圳变装,深圳人妖,深圳伪娘

清晨,“值完夜班”的二人回到卧铺车厢,小戴早饭也不吃上铺就睡。小陈在铺上静静地坐了许久才入睡。

下午,列车进入贵州境内,与同车厢的乘客聊天谈时,无意中看到他手中的列车时刻表,大家围绕着何时去黄果树一事开始犹豫起来,按计划回上海的中途下车去黄果树,又担心如果全程卧铺票,途中下车再签时只能坐硬座。在离安顺站仅三个小时的路程才决定下车。

9026CB518260E44018FAD83FCAE86135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