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山腰处横穿瀑布进入细雨区

作者:jpw411 阅读:74 评论:0

5点多列车停靠在安顺车站,我们下了火车,拖着行李出站在陌生的安顺城里寻找旅馆。马路上坑洼不平还蓄着一汪汪脏水,不时有人凑上来问要不要住宿,我们也不清楚哪里有旅馆,只是沿大马路往前走,经验告诉我们火车站附近一定会有旅馆。果然走了没多久就望见安顺市供电局招待所的牌子。

安顿好住宿后出来寻找饭馆,云层压在城市上空,没有路灯的街道已看不清路面了,只能借着从窗口漏出的灯光勉强辨认出道路的轮廓,路面高低不平,一条河蜿蜒地流过市内,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是马车,来来往往地运送着货物。

10月26日 星期日

今天天刚亮就起床,匆匆用罢早餐后乘上去黄果树瀑布的旅游车。车停在弥漫着水雾的停车场,下车时瀑布的轰鸣声催促着我们快走,转过一片树林,黄果树大瀑布豁然出现在眼前,瀑布宽百米,高约八十多米,奔腾着飞泻入犀牛潭中,轻盈的水在这里变得沉重,轰鸣声三里多地都可闻。冲击着露出水面的岩石,飞溅的水花升腾,微风吹动着水珠扬起一条条雾纱笼罩住翠绿的山峦。碧绿而抒情的河水在落差处变白也变的激越,也激动着我们的心情,沿途边跑边拍照,也许这样才能将记忆留住似。

瀑布后一条长达百米的水帘洞,由洞窗、洞厅和通道组成。于山腰处横穿瀑布进入细雨区,眼前一片雾气濛濛,浑身是汗水和雨水。在水帘洞的洞窗观看大瀑布更令人惊心动魄,水珠闪耀雾气弥漫,水珠打到脸上也不觉冷。当我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时,才发现离发车的时间只有一刻钟,从水帘洞回到停车场要绕过大瀑布上山,我开始奔跑起来,被水打湿的小径溜滑,为了不滑倒而不得不放慢脚步,瀑布的响声让我浑身紧张,汗水和雨水模糊了视线,口干舌燥连呼吸也困难了,胸口仿佛堵了一团棉花似的,疲倦的大腿变的格外沉重。离出发只剩下五分钟了,可以望见那辆旅游车。汽车喇叭正在不停地催促着,我心里明白这是在叫我,可是二条腿就是挪不快,我拼命张大嘴,将身子向前倾斜着,利用重心带动腿向前跑,看见老陆站在车门口等着我,整整迟到了五分钟后才爬上汽车,重重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,此时已听不清同车游客的抱怨,仰头靠在椅背上,任凭汗水流淌。

5点多列车停靠在安顺车站,我们下了火车,拖着行李出站在陌生的安顺城里寻找旅馆。马路上坑洼不平还蓄着一汪汪脏水,不时有人凑上来问要不要住宿,我们也不清楚哪里有旅馆,只是沿大马路往前走,经验告诉我们火车站附近一定会有旅馆。果然走了没多久就望见安顺市供电局招待所的牌子。

安顿好住宿后出来寻找饭馆,云层压在城市上空,没有路灯的街道已看不清路面了,只能借着从窗口漏出的灯光勉强辨认出道路的轮廓,路面高低不平,一条河蜿蜒地流过市内,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是马车,来来往往地运送着货物。广州cd,广州ts,广州伪娘,广州变装,广州人妖,深圳cd,深圳ts,深圳伪娘,深圳人妖

10月26日 星期日

今天天刚亮就起床,匆匆用罢早餐后乘上去黄果树瀑布的旅游车。车停在弥漫着水雾的停车场,下车时瀑布的轰鸣声催促着我们快走,转过一片树林,黄果树大瀑布豁然出现在眼前,瀑布宽百米,高约八十多米,奔腾着飞泻入犀牛潭中,轻盈的水在这里变得沉重,轰鸣声三里多地都可闻。冲击着露出水面的岩石,飞溅的水花升腾,微风吹动着水珠扬起一条条雾纱笼罩住翠绿的山峦。碧绿而抒情的河水在落差处变白也变的激越,也激动着我们的心情,沿途边跑边拍照,也许这样才能将记忆留住似。

瀑布后一条长达百米的水帘洞,由洞窗、洞厅和通道组成。于山腰处横穿瀑布进入细雨区,眼前一片雾气濛濛,浑身是汗水和雨水。在水帘洞的洞窗观看大瀑布更令人惊心动魄,水珠闪耀雾气弥漫,水珠打到脸上也不觉冷。当我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时,才发现离发车的时间只有一刻钟,从水帘洞回到停车场要绕过大瀑布上山,我开始奔跑起来,被水打湿的小径溜滑,为了不滑倒而不得不放慢脚步,瀑布的响声让我浑身紧张,汗水和雨水模糊了视线,口干舌燥连呼吸也困难了,胸口仿佛堵了一团棉花似的,疲倦的大腿变的格外沉重。离出发只剩下五分钟了,可以望见那辆旅游车。汽车喇叭正在不停地催促着,我心里明白这是在叫我,可是二条腿就是挪不快,我拼命张大嘴,将身子向前倾斜着,利用重心带动腿向前跑,看见老陆站在车门口等着我,整整迟到了五分钟后才爬上汽车,重重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,此时已听不清同车游客的抱怨,仰头靠在椅背上,任凭汗水流淌。

9026CB518260E44018FAD83FCAE86135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