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一点血色,身体瑟瑟发抖

作者:jpw411 阅读:115 评论:0

真正的王侯将会出现,管事听闻后当即就瘫在了那里,脸色苍白,没有一点血色,身体瑟瑟发抖,连牙齿都在打颤。

他恐惧无比,这若是细查下去,相关的人都会被杀个干净,现在已经可以预见,不久必会是人头滚滚,成片的掉落。

王侯一怒,流血漂橹,伏尸十万里,谁也挡不住!他没有活路可言,天下之大,都没有他容身之地!

不要说是他,就是雨蒙也在惶恐,走来走去,心中怕到了极点,事情闹大了,根就不是他所能捂得住的,那是石族的祖地,不容亵渎。

“不是我做的,这可如何是好……”管事瘫坐在那里,双眼无神,不断地重复,再也没有了平日的威风。

“滚!”

雨蒙暴怒,抬脚踢在了他的身上,顿时传出骨折上,管事惨叫,大口咳血,整个人横飞了起来,撞在了不远处的假山上。

“轰隆”一声,假山倒塌,将他埋在了下方,烟尘冲起。

雨蒙面白无须,不发威时,没有一般强者的凌厉,但是此时眼中却凶光毕露,几次想出手将管事干掉。可最后他又犹豫了,杀掉管事亦无用,以石族那么庞大的实力要彻查此地事件,什么都不会遗漏。

而后,他激灵灵打了个冷颤,在他想灭口的同时,族中的宗老是不是也在转动类似的念头,会不会直接除掉他呢?因为这次的事情真的闹大了,极其严重与过分。

西疆的一座巨城内,几名强者祭出稀珍的原始宝骨,符闪烁,化生出一座古朴的小祭坛,他们将一封信件放了上去。

光芒一闪,信件消失。

与此同时,浩瀚石国,其皇城内,几块太古遗种的宝骨发光,化成一座更大的祭坛,上面霞光一闪,出现一封信件。

“什么,第二祖地被毁,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,真是好胆!”

一位宗老看过信后,当即就暴怒。统御亿万里江山的石国正处在鼎盛时期,却发生了这等事,不可想象!

“将信送出去!”他大喝道,信笺被抄录了很多份,原件自然要给人皇看,其他的将送给石姓王侯,这件事太大了,他认为这是对整个石族的挑衅。

“轰!”

这一日,皇都像是炸开了国一般,激起轩然大波,而后彻底沸腾,许多人议论纷纷,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。

“这是谁干的,要逆天了吗?人皇正值鼎盛时期,神威盖世,有人竟一把火烧了石族中兴之地,胆子也太大了!”

“难道是石族的死敌,那也不至于啊,即便交战也会冲着活人来,谁会去这样做?”

“该不会是饕餮、螭龙等太古遗种吧,仇恨石国,命凶禽放了这把火。”

消息传的很快,整座皇都都知道了这件事,人们觉得不可思议,从上到下都在议论。

“一查到底!”人皇作了批复,只有四个字。当此手谕在外界亮出时,发出冲霄光芒,四字如仙剑,震散了皇都上空的云朵,杀气滔天。

金色光芒暴涌,如闪电横空,隆隆而鸣,令各方噤若寒蝉,这一刻整座皇都都宁静了下来,没有了议论声。

很长时间后,皇都才恢复过来。

石国,古老的神坛上,被献上了珍贵的祭品,这是祭祀上古神明之地,此时几块太古遗种的宝骨发光。

“嗡”的一声,像是有一尊古老的神明苏醒了,弥漫出一种恐怖的气息,而后打开一条金色的通道。

“上路!”一名宗老喝道。而后,一队又一队强大的战将踏上祭坛,迈上那条金色的通道,都穿着锃亮的甲胄,持铁戈、握战矛,杀气冲霄。

最后,竟然又有三位王侯出现,浑身都散发璀璨光芒,如三轮太阳一般,恐怖波动惊世,一起步入了金色的通道中。

这一次,竟然出动了三大王侯,将由他们负责,追查到底。

直到一切平静下来,皇族宗老才带领众人对着祭坛膜拜,混沌雾霭弥漫,那里像是有一尊上古的神明,在接受他们的大礼。

事实上,那里什么都没有!

武王府,所有人都被惊动了,已经请出十几位宗老,因为那个破败的庄子太敏感了,涉及到他们这一脉的人。

“毅儿在哪里,是不是他手下的人做的?!”如黄金狮子般的四太爷喝道。

“不可能,毅儿虽年少,但却睿智而稳重,怎么可能会做这种蠢事,我想一定另有他人。”一位宗老开口。

很快,西疆就有了消息,初步调查,纵火或因一些恩怨引起,同石国某一大族可能有些关联。

消息传回,引发轰动。

“这不是找死吗?无论什么恩怨,敢做出这等事情都是死路一条,想被灭族吗?!”

“这是教训啊,肯定是某个王侯家的子弟,不知道天高地厚,跑到西疆去乱来,这不是坑祖吗?一族人都会被搭进去啊。”

皇都议论纷纷,许多大族自危,唯恐是自家子弟惹的麻烦。

“唉,雨蒙传回来了消息,事情虽然不是我雨族做的,但是手下人在西疆的那些小动作肯定瞒不住,同样会引发石族王侯不满啊。”

雨族,一位宗老叹气,竟然发生了这等祸事,实在想不到。真要彻查下去,雨族部分人注定会显得很不光彩。

“族兄,你说轻了,不管怎样说,纵火烧石族祖地这件事,我们都要承担部分后果。我觉得多半是那个管事激化的,才导致别人铤而走险,一把火烧尽皇族祖地。”

“将西疆的利益全部让出去,另外那些人随他们杀净,我想这样行了吧,尽量保回雨蒙。”

“西疆的人可不少啊,训练出来不易,任他们杀净?”有人反对。

“我们不能自己揽祸。我觉得这件事多半是那石子陵干的,为的就是栽赃陷害我族!”

“没错,可以这样运作,告诉雨蒙一定要咬住,说发现了石子陵,尽可能的寻到他的一些蛛丝马迹。”

雨族众人商量对策。

西疆,那些战将一个个如狼似虎,眼神如闪电般,都极其强大,第二天就摸索出线索,将管事带走了。

这一查,扯出来很多见不得光的事,虽然不是他们纵火,但显而易见,他们可能是触因,而且竟敢勾结祖地中的仆人,这已经是大逆不道。

当日,人头滚滚,庄子中但凡与外界有勾结的仆人,被审问完后,全都被斩掉了头颅,鲜血淋淋,尸体横了一大片!

紧接着,管事招供后,被凌迟处死,其族人亦都下狱,这是看在他没有畏罪自杀的份上,才没有立刻诛杀他们这一族。

两日后,雨蒙被押解到巨城,被抓时他还想辩驳,直接被一位战将一鞭子抽在了脸上,当场血花飞溅。

平日间他很横,但是王侯手下的亲信战将比他更横!

雨蒙懵了,被带到巨城的一座宏伟的大殿中,上方有三轮璀璨的太阳,轰隆隆作响,皆散发大道符,让人无法正视。

他知道,那是真正的王侯,统御一方,掌控十数亿人的生死,是人皇下最强大的人,恐怖震世!

三轮太阳释放神辉,一缕又一缕符凝结,烙印虚空中,似乎要将这片天地都炼化了,三王盘坐宝座上,全都看不清真身。

只有三双眸子可见,比那些蒸腾起的光雾更璀璨,由符构建而成,有日毁月沉,有星辰新生,有混沌气弥漫,明明是三双眸子,却让人感觉像是看到了开天的景象。

QQ图片20180310203314.jpg